在美国和中国推进可持续性增长

绿色金融是中国的战略需要


作者:戴青丽

For China, Green Finance is a Strategic Imperative

个月,174个国家出席了在联合国总部隆重举行的《巴黎协定》签署仪式,应对气候变化的历史性承诺转变为现实行动这个艰难的历程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但在媒体关注的镜头之外,为践行承诺而筹措资金这项难度更大的工作却意外得到中国政府的大力推动。

中国将在今年九月主办G20峰会,中国领导人已经把“绿色金融”作为担任主席国期间的重要议题之一。中国正在成为全球绿色金融创新理念的试验场,政府为实现绿色发展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融资计划,都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如果成功,这种模式可能会推动世界其他地区的相关规范和实践。

绿色金融的概念相对较新,但迫于需要,中国走上了领导地位。在经济增长放缓之际,中国还要治理空气、土壤和水体污染,因此,向低碳发展转型就成了拉动经济增长的契机。

最近,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美国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春季会议上指出,“绿色金融是战略重点”。据周小川估计,仅是中国的环境治理工作,至少未来五年就需要每年投入6000多亿美元。中国政府只能负担其中的15%,必须找到别的资金来源。随着落实《巴黎协定》的压力增大,许多国家也会出现面临的问题。

在全球范围内,加大公共和私营部门对绿色项目的投入,难题并不在于缺乏资金。有大量民间资本都在寻求绿色投资机会。问题在于要将资本与现有/创新的绿色商机有效地匹配起来。为了实现这一点,国际社会必须建立和完善必要的金融基础设施,使绿色金融发展壮大为主流金融服务的一个组成部分。

各国政府应率先创造吸引民间资本的政策和监管环境,包括绿色项目补贴或优惠等长期激励机制,以及推广普及的措施。总之,要取得成功,绿色投资必须吸引民间投资者。

中国正努力做到这一点。虽然国际金融界还在讨论“绿色”的定义,但中国已经在全力推进相关工作。去年,中国宣布计划在2017年前将七个试点碳排放权交易所合并成一个全国性碳排放交易市场。但挑战依然严峻,从排放数据报告不充分,平抑价格的排放许可证供过于求等,不一而足。但如果中国取得成功,就将创造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权交易所。

2015年末,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目前,中国占全球绿色债券市场规模的一半左右,仅在过去六个月里发行的绿色债券价值就达到了令人瞠目的800亿美元。这个趋势将继续快速增长,如果中国政府落实了拟议中的必要的政策和监管改革,确保投资者有优质绿色项目可选的话,增长将更为显著。

为了加强项目储备,中国政府正进一步促进大批存量建筑提高能效。全世界一半的建筑都在中国,而且建筑物在全球温室气体排放中约占40%。

中国政府计划修订建筑规范,对新建或改建的建设项目采用更高的标准。个别城市打算更进一步。广东省珠海市有150万人口,计划今后所有政府建筑都必须满足100%绿色建筑标准。中国建筑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建设7000多个项目,目前正计划制定更严格的自用绿色标准,适用于公司承建的所有建筑、桥梁和高铁项目所用的材料,并探索如何确保其供应商也这样做。

为了鼓励提高建筑能效,中国的“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发展包括公私合作模式(PPP)在内的创新融资模式。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和保尔森基金会共同倡导成立的中美建筑节能基金就采用了PPP模式,旨在利用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将美国的技术和中国的融资结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典范,表明美国的创新可以与中国的市场机会相结合,实现互惠互利。

无论是中国还是全世界,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今年九月的G20杭州峰会将是一个好的机会,习近平主席可以围绕绿色金融来构建国际共识,就像他在巴黎承诺应对气候变化一样。如果成功的话,本届G20峰会对绿色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就相当于巴黎气候峰会对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意义。

本文首发于《赫芬顿邮报》

Topics: 绿色金融